律師專訪

您的位置:首頁>律師動態>律師專訪>訪談 | 朱月華律師:假借村委會之手強拆房屋,系行政委托關系,政府承擔責任

律師專訪

訪談 | 朱月華律師:假借村委會之手強拆房屋,系行政委托關系,政府承擔責任

文章來源: 北京拆遷律師網
發布日期:2023-06-12
分享到:
44.4K
  河北省邢臺市某村的村民,在其所在村有房屋一處。2010年8月份村里開始拆遷,村一直是以舊村改造進行,但當事人和村里一直未就補償達成一致。到2017年7月20日,當事人所在村村委直接發布《公告》要對當事人的房屋實施強拆,沒過多久即村委會直接帶人將房屋拆除。房屋拆除后村民以區政府作為被告提起強拆訴訟,法院追加村委會作為第三人。庭審中村委會承認其拆除房屋但認為自己沒責任,出具了村委會各種針對委托人拆除作出的決定、會議記錄等,區政府則認為其未直接參與強拆,也沒有讓其他人拆,因此也不承擔責任,最終法院判決原告勝訴。被告區政府提起上訴,被二審法院駁回,又繼續再審到最高人民法院,還是被駁回。

  朱月華律師以訪談的方式講述這個案件當中的部分要點。

  問

  朱律師,請問當事人所在村什么時候開始拆遷?房子怎么拆的?

  答

  差不多10年之前就已經開始了,但是一直沒有就補償達成一致,經過了很多年以后,房子突然被村委會的人帶人給拆了。遇到這種情況以后,他才想起來去訴訟,然后我才介入了案件,大概是這么一個情況。

  問

  您說到補償未達成一致,是補償標準太低了,還是補償標準沒有滿足當事人的要求呢?

  答

  是這樣的,其實像他和很多案件的當事人,都面臨著一個核心問題,即征遷當中補償太低了。在跟我們溝通的時候,我們也會對這個問題做出綜合評估和衡量。因為如果按照基本的拆遷安置,即所謂的補償內容,補償的標準有一個合理的區間,只有低于這個區間的極小值,我們的介入才有意義。

  倘若只是單方面的提的要求,比如1塊錢的東西,他非得要10塊錢,這種情況就是基于主觀的認為,遠遠超過了正常的房屋價值,我個人覺得是不太合理的。

  而當事人不是這樣,他面臨的一個拆遷補償問題,是以他家自身的房屋情況以及房屋的實際價值來看,拆遷方和村委給他的補償過于低了。

  問

  據我了解,這個事情它名義上為舊村改造,當事人是和村委會之間就補償問題進行協商,據說也是村委會強拆了被征收人房屋,但是你們并沒有起訴村委會,而是起訴區政府,為什么?

  答

  你這個問題其實問到核心上了。這其實是我為什么對這個案件印象比較深刻的一個原因。這個案件從當事人的房屋涉及到拆遷開始,一直到被房屋拆除之前和之后,所出現的主體都是村委會,沒有任何的行政機關的痕跡。

  所以說在房屋被拆除以后,如何訴訟是擺在我們面前比較棘手的問題。如果說選擇訴村委會,當事人他可能就面臨一些問題:第一,如何去舉證的問題,訴村委會是一個民事訴訟,需要承擔完全的舉證責任,這是對于他來說很不利。第二,可能面臨繳納高額昂的訴訟費用。第三,如果將來這個案件走向真的對他有利,最后要落實到賠償上,但村委屬于一個村民自治組織,不是真的主體。就是說法院判決它承擔責任以后,它有沒有能力去掏出這部分錢來進行賠償。

  我們綜合分析了這幾點以后,覺得采用民事訴訟方法,對當事人是幾乎是百害而無一利的。

  我們結合核心問題來考慮。他們村所有的房屋拆遷以后,除了留安置的以外,其他的房屋走向了出讓開發。根據這個,我們判斷它應該是一個拆遷的征遷案件。因此,我們深入調查來挖掘深層信息,然后去確定真正應當承擔責任的強拆主體。根據調查,鎖定當事人所在的區政府。我們根據目前的證據和法律關系加以判定,最終選擇它為被告。

  問

  收集到了哪些比較關鍵的證據,來證明區政府是責任主體呢?

  答

  當時土地已經征收了,有相關的征地批復。村委和區政府之間有對于舊村改造的相關的責任書,他們之間的責任如何劃分,具體的涉及到什么內容,這些都是有的。還有關于舊村改造的相關的會議記錄,會議記錄里邊透露出具體的實施,主體應該是區政府,我們通過這幾個因素來判定來由他來做被告。

  問

  所以實際上是舉了一些比較間接的證據,來證明實施強拆的主體。

  答

  對,除了這個以外,我們還通過公安的調查來去確認,也搜集到了一定的證據來綜合認定。

  問

  我注意到,法院判決的意見認為,由于區政府是實施拆遷的主體,同時也是實際的受益者,所以應該是推定區政府作為強拆的實施主體。在這里,法院用推定的方式來減輕了原告的舉證責任,但是很多法院它是不認可這種推定的,如果原告舉證不能,就不能獲得法院的支持。您怎么看待這種司法實踐中的差異?

  答

  這種司法實踐當中的差異在實踐當中也存在,但是我覺得可能跟我們這個案件還稍微有點區別,因為我們是通過列舉的現有的證據,來證明法律上的行政委托關系,就是委托和被委托,區政府它是委托方,村委會是被委托方。村委會是民事主體,并不可能承擔行政上的一些職能,但是村委會確實實施了,因為他為了拆遷,還是說為了其他利益去做了這件事,法院認定了這種委托關系,最終認定區政府來承擔責任。

  至于其他的案件,有些基本的舉證義務需要由原告方承擔,原告舉證薄弱,導致法院在審理過程當中,無法去查明具體的主體,于是就采用推定的方式。但是這種可能在實踐當中越來越少,所以我認為,作為當事人如果真的想勝訴的話,還是要證據扎實一些,對于現實來說更有意義,才能夠真正地實現訴訟目的。

  問

  像這種案件,法院判決區政府強拆違法之后,被強拆人下一步應該采取怎樣的措施來維護自己的權利?

  答

  最終核心目的還是為了解決征遷補償,這個過程當事人會協商,如果沒有協商的空間或機會,最終要主張賠償。但是賠償要以確認違法為前提,所以,勝訴判決是為當事人后續爭取賠償奠定基礎。

44.4K
本網站圖片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!
www.91cm